• 王新欣:贵州保级路苦涩问题在于
    王新欣:贵州保级路苦涩问题在于…
  • 徐根宝选人靠这四条经验 武磊之
    徐根宝选人靠这四条经验 武磊之…
  • 286分钟进球荒+三场不胜!亚洲杯
    286分钟进球荒+三场不胜!亚洲杯…
王新欣:贵州保级路苦涩问题在于心态 还是要有梦想
王新欣:贵州保级路苦涩问题在于心态 还是要有梦想
发布时间:2018-11-04 08:20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少年足球
王新欣现在担任恒丰领队 王新欣现在担任恒丰领队

《足球》 VS 王新欣

记者白国华、蔡宗霖报道 贵州恒丰的领队,这是现在王新欣的角色。

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角色,但不变的是,对足球的思考,本来王新欣在球员时代,就以“用脑子踢球”而著称。采访很长,但值得一读,因为这是王新欣认真思考的心声。

“我的工作就是去了解队员的内心”

《足球》:之前有报道说是文总多次邀请你,然后你被她诚意打动,才来贵州恒丰当领队的,但据我了解,其实你们的交集应该挺少的。

王新欣:来到这里之前确实交集并不是特别多,只是在节目上见过一两次,平时交流也不是特别多。是一个巧合的机会,文总觉得现在的贵州恒丰确实需要像我这样的一个人,机会就顺理成章地发生了。

来到贵州恒丰担任领队,对于你来说,是一种挑战吗?

是的,毕竟我在天津生活了大概有十年的时间,让我离开天津确实是一个挺大的挑战,因为我的生活和家庭都已经在天津定下来了,所以让我换一个地方重新适应,对我来讲是一件非常纠结的事。但是我也知道这个机会来之不易,因为对一个刚退役的球员来说,在中超有一个领队的位置是一件非常好的一件事情。我想了一下,我们那批队员(沈祥福率领的81/82年龄段的国奥队),现在走上教练和领队岗位的,只有胡兆军一个人,而贵州恒丰毕竟是中超球队,这个机会对于我来说是非常珍贵的,所以最终我下定决心来到了这里。

文总希望你在恒丰俱乐部里担任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?

上半年,贵州恒丰的成绩并不是特别理想,球队面临非常大的保级压力,我来到这之后,更多先从队员的心理上入手,毕竟我才刚刚退役,年龄也让我的心态更加接近球员,我更能知道现在球员们在想什么,我这么多年在泰达包括辽足都有过保级经验,这些经验,对于我有非常大的帮助。

上半年,贵州恒丰的比赛我也关注了一些,感觉球队更多问题出在心态上多一些,因为去年球队拿出了非常好的一个状态,已经证明他们是有能力留在中超的,而且有能力踢出非常好看的足球,但是现在没踢出来,可能更多的原因不是在技战术层面,因为他们都是成年球员,队员可能在心理上出现了一些信心不足,觉得我们现在赢球非常困难,我们不知道如何去赢球。在这个时候,我就会去找队员去聊一聊,去了解一下他们的内心,他们有一种情绪在里面,我就去给他们疏导一下,疏导之后他们就能在场上拿出自己真实的水平。

和哪些球员聊过,具体聊了些什么?

基本上都会聊。毕竟我是当领队,在管理一个团队的时候,也不会去特别偏向某一个人,跟某一个人接触过多,如果偏向某一个人,会让其他队员感受到,你喜欢谁和又不喜欢谁,这会让感情牵扯到工作里面来。

如果要说具体例子而言,比如闵俊麟这个孩子,他去年中超表现非常出色,各支球队也会看上他,但是今年他可能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,上半年几场比赛有点迷茫。我在年轻的时候也经历过这样一段时间,不知道在场上如何表现自己才能找到感觉。

去年他是U23球员,U23球员足协有保护政策,他能够确保自己作为一个首发球员在场上出现,但是今年他24岁,已经没有任何保护政策,作为年轻球员的他从心态来讲突然出现了变化,他可能觉得对于球队没有那么重要了,于是心理上就出现了问题,这会影响到他上场之后的发挥。所以我就和他聊,你已经24岁,球队不是硬性规定你一定要上场,你要摆正自己的心态,我希望把他的心结排解开来,之后他可能就会拿出好的状态为球队拼搏。

这就是说,你的主要任务,就是要打开球员的心结,为球员解决一些心理上的问题?

没错,无论是球员包括整个团队,每个人每天都会考虑到自己在团队内的位置,如何能在团队内受到尊重,能让其他队员更信任我,这是每个人都希望的,但是有些人在某一个时间段里会觉得很迷茫,每个球员都不可能一年365天每一场比赛都像打了鸡血一样,状态非常好,总有一段时间状态会不好。在这个时候,你要是看到了就提前对他说出来,帮他把这种郁闷和其他负面情绪排解开,他可能就重新拿出自己最好的一面。

球队成绩不好,整体气氛比较压抑,心理按摩可能要多一点?

确实是的,刚来的前两个月对我来讲是非常忙碌的,我看完训练之后,会跟每一个球员去聊,去了解他们想要什么,队伍又想他们能做到什么,关于这些问题,我是反反复复地去和每个人沟通,去做一些工作。

有没有一些队员和你想象中是不一样的?

其实基本差不多,我曾经做过球员,足球场上都是一种瞬间的选择,每个球员在场上无论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肌肉记忆也好,还是精神反应也好,都能表达出这个人最真实的一面,因为在一瞬间你要做决定,肯定是你最真实的反映,因为你没有很多时间理智地去考虑这个球该怎么处理,所以你看他踢球,就大概能了解到他是怎样的,不会出现你看踢球是这样,平常人又是另一样,这个情况是不存在的。

说说文总吧,从之前认识到现在的工作关系,有感受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?

我感觉文总个人魅力还是挺强的,不是从长相方面而是来自她的人格魅力,她是非常聪明的一个人,而且对团队的把控上做得也是非常非常好。在我来到这里之后,和文总交流工作的过程中,能感受到她的思维和理念是非常先进的,她的管理方式也是年轻加上有激情,想推着团队快速往前走。对我来讲,我很开心,因为在这种工作环境下工作,你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,你可以发挥到身上最大的潜能,这就是我对文总的感受。

“政委不可能跟将军有冲突”

《足球》:和主教练彼德雷斯库配合得怎么样呢?

王新欣:彼德雷斯库在踢球的时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球员,他个性是非常强的,对整个团队的控制欲是非常大的,所有人都是围绕着他做一些周边性的工作,然后他来做主,这没有问题。我来到这之后会根据他的这种个性,从我的角度帮他把球员心态以及球队出行的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,然后让主教练只需把精力放在足球场上就足够了。老头人非常非常好,他一进赛场会非常激动,他对每一个球的追求都是非常激动的,但是一下来之后,马上就像变了一个人,在生活中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头。

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情,会让你觉得印象很深刻的?

几个月时间接触下来,感觉彼德雷斯库对细节是挺重视的,假如红黄牌统计没有及时发给他,他会对这件事非常激动,会问红黄牌统计为什么没及时发给我?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哪个球员不能上场?细节的事抓得非常严格。

俱乐部请他过来就希望能完成保级任务,但现在形势还是非常严峻,你能感觉到他的压力吗?

我能感觉到,我天天和他在一起,作为最近距离接触到主教练的人,我能观察到他心理压力非常大,每一场比赛他都想去赢,每一个机会错过,他都会暴跳如雷。作为主教练他应该去承受这些压力,每个人去做主教练都应该去承受这些压力,因为你是主教练,包括球队成绩以及能否保级,都取决于你统领的这个团队。如果能近距离去感受他这个真实的人,你会感觉到这个人和平常已经很不一样了,如果他在生气,你要以一个很理智的角度去跟他讲明白,不能因为他那种过度的表达,让其他人想到其他一些事情,这就非常不好了。

每个人相处从陌生到熟悉都有一个磨合期,你们之间有没有产生过一些磕磕绊绊的事情?

我和彼德雷斯库之间没有出现过磕磕绊绊的事情,因为我和他位置不一样,我是领队,我在球队做的是思想工作,像政委一样的工作,我不可能跟他有冲突,就像政委不可能跟将军有冲突一样,如果我俩之间有冲突的话,那整个团队氛围就不一样了。如果一个球队里面,主教练和领队发生冲突,那么全队的思想和环境都会发生变化,分成两拨或者分成好几拨,这不是好事。

我说的不是严重的冲突或者矛盾,而是你们个人习惯不同,中间是否有一个慢慢熟悉和磨合的过程?

我们肯定没有冲突,有一点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尊敬老人(笑),彼得雷斯库基本跟我父亲差不多,都是五十多岁的人,无论他说这个事合理还是不合理,我都是尊重的态度,如果合理,这事我们共同推进,如果不合理,这事我告诉你为什么不合理,所以磕磕绊绊基本没有。我是一个刚退下来的球员,我和他的年龄差距很大,即便他说出不合理的事情,可能很难做,但我也能化解开。

“人没有梦想,跟咸鱼有什么区别?”

《足球》:球队早早就开始保级,这种情况一直在延续,对于这样的局面,你自己心理状态如何?

王新欣:我选择这份工作的时候就准备好了,准备好可能会降级,因为我在辽宁经历过一次降级,那种心情是非常复杂的,这辈子,降级这件事对我来说是痛苦的回忆,没有人想有这个感觉。我为何来到这,因为我觉得这是一种挑战,这就是人生。“要是没有梦想,你跟咸鱼还有什么区别呢?”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。

贵州这里的足球基础和辽宁、天津还是有一定区别,你能感受到这一点吗?

感受非常强烈,因为在辽宁和天津都是足球氛围非常浓厚的地方,但是在贵阳感受到好像是刚刚开始,在天津、辽宁,一个球员服役多年走在马路上,还会有人认出来,上来和球员合影,愿意跟你去聊一些事情,但是在贵阳很少会有人提及到足球,在茶余饭后也不会讨论到关于足球的事。

对球队来讲,在基础薄弱的地方会更加困难,再加上经济的制约,万一降级想要打回来或者继续发展,经历的困难会更多,你自己有这一方面的认识吗?

这我都有准备,在我来之前都有考虑过这些事情,对我来讲这是我跨出去的第一步,我非常慎重地考虑这个问题。在这样一个城市和这样的一个俱乐部里面,作为我这样一个年轻的教练或者领队来讲,挑战是非常大的,但是我愿意接受这样的挑战,我希望用我的实际行动能带动一些东西,因为足球是非常草根的一个项目,并不是某一个地区一定会出现什么,是所有的地方都有发展足球的可能,贵阳也有在国内非常知名的球员,就算没有很好的足球环境也会出现非常出色的球员。

所以我希望来到这里,把我对足球的理解和知识更多留在这里,哪怕只是能影响一两个人都无所谓,只要让一个人知道了,他就可能传给他的朋友,他的朋友再传给其他人,一传十,十传百,我觉得足球应该就是这样一种传播理念,无论你拥有什么,你把它打开全拿出来,让所有人都看看去,如果别人觉得好了,他会传给他的朋友,时间长了之后,各个城市都能一点一点拥有当地的足球文化,足球整个行业都会变得更好一些。

“这十年来,其实我们什么都没做”

《足球》:你之前也当过一段时间青少年教练,你应该感受也很深吧,感到中国足球的基础非常薄弱,能说说具体的情况吗?

王新欣:我2016年退役,2017年下半年开始在天津泰达接了一支02年U15的队伍,当时足协规定中超球队要有五级梯队,天津泰达就在广西北海买了一支02年的球队。02年的队伍也不多,当时也就18、19支球队,这支球队实力也只能排在最后几名里。

刚开始带他们的时候,我会觉得他们在15岁这个年龄已经不具备继续踢球的可能性了,当时我就感觉很遗憾,因为我一直在一线队踢球,没有去关注过年轻人,通过这个事我就发现,我们未来包括15、16岁这帮孩子对一线队的帮助是非常有限的。

今天有机会我要说一个事,我从去年9月开始带这帮孩子,练了两个月之后在梧州有一个锦标赛,然后这帮孩子踢进八强,我说这件事并不是想说我的执教能力有多强,没有人知道我能力高低,连我自己也不知道,我只是想说现在我们青少年足球培养薄弱到一个什么环境,你只要稍微带一带,给他们加一点好的训练,教得稍微专业一点,他们就能有这么明显的变化,那这帮孩子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?很难去想象我们青训薄弱到什么程度。足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从孩子踢球开始到最后成材,需要很多年去积累,并不是一个人用一两个月就能去解决的问题,我也解决不了,任何人都解决不了,因为足球是有规律的,一定需要一个过程,他们才能变得更强。你稍微组织组织,他们就变好了,这个事是不可理解的,在我看来这件事对于中国足球是非常悲哀的,这是我在青年队最深的感触,作为足球人来讲,这件事是非常可怕的,那就证明我们有大量的工作要去基层去做。

90后国字号队伍在亚青赛全军覆没,其实是整体缺失的真实反映吧?

没错,确实已经缺失很多了,我记得现在在国安的李明指导,也是我们的老大哥了,我们在聊天的过程中说道,他带的那拨97年的国青没能踢过越南,国内球迷还有不知道是不是球迷的人就说,现在连越南都踢不过了,其实李导心里也很苦,不是说现在踢不过,而是很多年前就已经踢不过了,越南足球现在上来已经很快,现在我们各级梯队跟越南踢,已经赢不了人家,如果能赢那是我们发挥得相当好才能赢下来,基本上别人赢我们的次数更多,所以我们缺失已经是很多年的事了,并不是现在一两个月、一两天的事,就算现在搞一两年也解决不了这么大一个缺口。

当年你在国青队,沈指导带着你们那拨球员打入了世青赛,近10年,在青训层面,我们究竟经历了什么?

这十年来我们到底做什么了?这是跟我们社会环境有关的,这十年来我们各方面包括经济都是高速发展的状况,各行各业都是一样的,在高速发展的过程中,部分行业架构做得可能不是特别好,并不是踏踏实实地一层一层走上来,可能就是因为一个机会,你就变成有钱人,因为一个机会,你就变成一家大企业,但有很多人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有钱了。

把这个引到足球上边来,其实是同一个道理。足球不可能是一下子突然爆增长,足球必须就得一步一步慢慢走出来,足球现在的发展跟大环境是息息相关的,这十年足球也跟着大环境一样冲上去了,本来你挣十万,然后因为各方面重视,明年你就挣一百万了,但只是待遇跟着周围的大潮流上去了,但是实际水平到底有没有增长呢?这个其实大家都清楚。如今是我们先上去更高的一个层面,到达这个层面之后,然后再从底下一点点去夯实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这十年来,其实我们什么都没做,只是让更多的人来看一看足球,但数据来讲增长得有限,看球的还是那些人,不看的人还是不看。

对你而言,对未来是感觉乐观还是悲观的呢?

我是抱着乐观的态度,因为我还是觉得更多的人会关注到这个足球项目上,哪怕只是多一个或者两个,我都觉得是一件好事,只要其他人能看到你,就是一个好事。而且我觉得在中国各方面都在飞速发展的情况下,我们各行各业也知道有一些架构和系统上的东西一定要做好,你才能保证你这些财富。在足球上也是一样的,我们上到这个层次才发现,我们是个空架子,我们只是顶上的一点人,就是在面子上镀一层金,其实底下我们都是空的。所以现在也在开始一点点夯实基础,U25集训合不合理我们先不谈,像U23和U21集训以及对各级国家队的重视来说,已经让所有人知道,我们要从架构开始了,我们不只盯着一线队了,我们要盯着年轻人,要让底层这些球员源源不断供给一线队,这样做之后,我们整个足球圈才能踏实下来。

所以现在我是非常乐观的,未来关于青少年足球培养方面肯定会有更大力度,所有人也愿意参与到这里面来,这对整个足球圈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。

作为经历过在昆明长期集训的过来人,你怎么看现在U25集训营呢?

我们当时因为非典,在昆明足足待了半年,当时一天三练,可以说,非常枯燥乏味。我在当时肯定跟现在这帮孩子的想法是一样的,“这有什么用?天天就撵到一块,人都要疯了”,当时我也是这种心态,但我现在重新再去审视那段经历,看了中国足球这十年走过来这条路来说,我觉得还是有一定必要的。因为我们现在缺什么?我们现在看得所有都是物质生活,包括我个人来讲,看重的也是物质生活,到不到那个很高的精神层面,但是足球有些东西必须要有工匠精神,沉下心来去做。

我踢了这么多年球,直到36岁才退役,有一点可以告诉大家的是我为了什么?因为我是对足球有追求,而不是对钱有追求,当时我踢球的心态就是每一场都想赢,对手每个球过来的时候都想抢下来,面子和自尊心是在最前面的,所以我才会踢到这么久。归根结底,最终能让你坚持的是你对事业的执着,才能让你变得成功。要不然,谈钱或者其他物质奖励,今天有了但明天可能就不是你的了。人如果不知道自己的钱是怎么来的,比你马上失去很多钱更可怕。

这观点你跟贵州恒丰的球员谈到过吗?

平时也会和队员们说,现在确实球员比以前挣得更多了,他们也会出现这种“你给我五百万年薪,我就真觉得自己值五百万”的想法,但是他们忽略泡沫那个部分,因为你的收入可能是周围环境给你带来的,今天你有了钱,很可能是昙花一现,足球需要一个长久的过程,这个时候球员千万不要迷失自己,你为什么能挣那么多钱?是因为你在这个队里有能力,球队需要你。为什么需要你?因为你在每一场比赛、每一堂训练课都努力表现出自己的能力,你才能拿到更多的钱,我觉得这才是最根本的。我会跟队员们讲,这个钱是怎么来的?可能他们不一定能听得进去,但是我觉得我说了,某一天他突然间能醒悟了,他就能达到更高的水平。

更多赛事资讯请浏览足球大赢家: